阅读新闻

《我和我的父辈》幕后揭秘:戏份大量删减《乘风》会拍独立电影

[日期:2022-03-10]

  “国庆三部曲”第三部《我和我的父辈》上映后广受好评,截止到发稿,上映三天票房已过3亿,目前专业票房软件给出的总票房预测为16.92亿,因为同档期有《长津湖》,最终票房很难超过上一部《我和我的家乡》,但从整体质量来说,这部电影并不差,而且相对于前两部至少有两点突破。

  第一点,《国庆三部曲》都有各自的主题,第一部是主人公对祖国的热爱,第二部是角色们对家乡的建设和眷恋,而《我和我的父辈》则是角色们和父母辈的传承。但不同的是,前两部都由电影行业知名且成功的导演执导,而这一次的四位导演中,除了吴京、徐峥有丰富的导演经验外,章子怡是初执导筒,而沈腾也是第一次执导电影,在此之前他只导演过话剧。并且四位导演同样也都担任各自篇章的主演,这是这个系列的一大突破。

  第二点,相对于前两部都以文戏为主,《我和我的父辈》吴京执导的第一个篇章《乘风》有震撼大场面,他的这个作品让《我和我的父辈》可看性更高,也更像一部商业大片。《乘风》讲述冀中骑兵团的故事,影片中有震撼的马战,邀请“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担任动作指导,贡献了让人叹为观止、也很特别的战争场面,令人印象深刻。

  10月1日,《乘风》的编剧俞白眉通过社交平台分享了一篇长文,标题为“《乘风》之外的故事“,他一共分享了15点,透露了电影创作背后的故事,而结合各方资料,可以总结出4点《乘风》的幕后故事,在此分享给大家。

  俞白眉列出的15点,大部分是在强调《乘风》有真实的历史原型,很多细节也都是真实的。如吴京扮演的马仁兴和吴磊扮演的马乘风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父子。马乘风的身份是交通参谋,在1942年的大扫荡中牺牲,他也是那次大扫荡中唯一留下姓名的烈士。

  吴京饰演的马仁兴出生于1904年,马乘风是他的长子,马乘风的弟弟妹妹目前都健在。

  除了两个主角外,李光洁饰演的政委汪乃荣、魏晨饰演的神枪手参谋黄锐、余皑磊饰演的副团长宋辅廷等人都确有其人,张恒瑞饰演的巨人八路军士兵吕布也有真实原型。原本演员们都拍了很多戏份,但受限于电影时长,他们的戏都有删减,俞白眉觉得很遗憾。

  《乘风》中人物都是真实的,剧情自然也不都是杜撰。马乘风毕业于抗大,而各部通讯员的技术都统一学自延安的通信学校。仔细看的话,这个标记出现在马乘风的书包上。

  电影中提到的日军利用我军发报定位地点的桥段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而且就发生在冀中大扫荡中,电影中马仁兴发信号弹让马乘风发报吸引日军过去,后面聂帅的回忆录上有记载,所以是真实的。

  马仁兴后来去往东北,是四战四平牺牲的最高将领,目前四平仍保留仁兴街道,当地百姓都知道仁兴街道和仁兴商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个街道名的来历。原本《乘风》的剧本最后还有一行字幕,写的是:“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三日,马仁兴牺牲于四平攻坚战。一九四八年,四平市四道街改名仁兴街道。”但这行字母最后被删减了。

  俞白眉透露,电影在开拍之前,主创人员有幸看到四十年代苏联摄影师拍摄的我军骑兵团冲锋的画面,从战场到战术到武器,和目前电影中呈现的重合度高达百分之八十。

  电影中那场骑兵团的冲锋,战士们连人带马,以血肉之躯冲进敌营,冲进去之后双方短兵相接,基本也都是用战刀杀敌,这个设计是真实的。因为骑兵团属于枪骑兵,突袭的时候战术思想主要是以速度换空间,这种战术除了第一排,后排是绝对不能使用枪械的,会误伤战友。也正因如此,没有枪械的战士们用的大多是名为“雪枫刀”的战刀。

  因为相当于是用血肉之躯抵御日军枪炮,所以死亡惨重,冀中骑兵团是反扫荡时唯一受命在包围圈里厮杀的部队,1200人最终只剩下300人。

  《我和我的父辈》开机后,四位导演就开始了紧张的拍摄,因为这部电影是有非常明确的时间限制的,从一开始就锁定了今年国庆节上映。

  但相对于另外三个篇章,《乘风》有战争大场面,加上参与创作人员众多,整个剧组多达2000人,无论是拍摄,还是人员的调度、物资的调配都有很大难度,而且吴京在拍摄中也是碰到各种状况,不止一次遇到山洪,还有演员受伤等情况。所以《乘风》是四个篇章中最后杀青的一个,一直到8月下旬还在紧张的拍摄中。不过也正因如此,观众才得以在影片中看到震撼的马战场面。

  俞白眉在长文中透露,主创团队在搜集史料过程中,找到了两个故事,一大一小,都非常震撼、非常感动。因为《我和我的父辈》是集体创作,由四个篇章组成,所以吴京就把那个“小”的故事放入了这部电影中,俞白眉写道:“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原班人马,有机会把那部长篇拍出来,相信大家会喜欢。”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吴京的确认,他在之前的宣传中说过,未来会有计划独立拍一部电影,如果能用原班人马,意味着吴磊、李光洁、魏晨、余皑磊等演员也都会回归。让我们共同期待吧!

上一篇:2021年“3·15”
下一篇:长颌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