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97779c.com

杭州方林福炒货店因一个“最”字广告被罚20万

时间:2019-10-27 21:2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报载,杭州方林福炒货店因一个最字广告被罚20万!3个月前,该店因栗子外包装牛皮纸袋上面写着杭州最好的炒货店铺被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管部门拟行政处罚20万元。此后,2月1日,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方林富要不要罚20万进行听证。日前,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

  报载,杭州方林福炒货店因一个“最”字广告被罚20万!3个月前,该店因栗子外包装牛皮纸袋上面写着“杭州最好的炒货店铺”被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管部门拟行政处罚20万元。此后,2月1日,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方林富要不要罚20万进行听证。日前,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缴纳罚(没)款通知书》送到方林富店里,确认“罚款人民币20万元,如逾期缴纳,每天加处罚款额3%(6000元)的罚款”。

  众所周知,不管是司法判决,还是行政处罚,一个非常重要的执行原则就是不但要合法,也要合理,只有合法与合理性相统一,才称得上一个合格和有效力的处罚。于此而言,罚“最好炒货”20万元,是亟待商榷的。

  就违法的主观性上来讲,方林富炒货店不具有故意使用“最”字宣传“最好炒货”的故意。道理很简单,如此一个并不算多大的炒货店,20万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甚至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当地的市场执法局普法宣传到位,像方林富这样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炒货店,应该被宣传教育到。而如果方林富一旦知道用“最好炒货”的词语做广告,将面临最低20万的罚款,完全抵得上半年的炒货买卖收入,相信打死他也不会再用“最好炒货”的词语做广告。

  再说,杭州方林富炒货店违规使用“最好炒货”词语做广告,只是在有限的外包装袋上印制,并不是通过媒体、网络等大肆宣传,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广告恶意炒作、形成多少实质的伤害,以及违法违规收入等,且是初犯也是首次被查。按照我国《行政处罚法》(行政法律的法律,高于广告法的效力),行政处罚应遵循公正、公开(既考虑违法事实,也考虑违法情节、危害后果等)的原则,以及行政违法非恶意且轻微首次不罚以教育为主等规定和执法惯例,都是可以考虑对该炒货店做出不罚而以警告教育为主,或在20万罚款的决定基础上最终决定给予轻微处罚等。

  反过来再看,《广告法》的规定虽然规定了经营者不得使用“最”等极限用词做广告,罚则中也明确规定了“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广告费用,并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但显然,这样规定的公平性和严谨性值得商榷。一者,何为明知和应知没有明确定义,不易界定;二者,不分经营者大小一旦违法一律按20万-100万罚款,可能不公。比如同样的违法和情节,一个年产值20万元和一个年产值2000万元的企业,都按相同的(区间)标准处罚,是不可能符合处罚应有公平合理原则的,也不符合处罚的本意。

  也就是说,对方林富给予20万的罚款,有很大不符合“合法合理相统一”的行政处罚原则之处,进而行政处罚效力也有待再议。

  曾记得,两个月前,当杭州方林福炒货因“最”字被罚20万的时候,舆论在肯定当地执法部门“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同时,一个关键的争议点就是这样的“依法处罚”到底合不合理,人们期望当地市场执法部门能够在接下来的听证环节,很好吸收公众意见,给予不但合法更应合理的行政处罚。但显然,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是有些令人失望的。

  法律不外乎情理。行政罚款根本目的是在维护社会和市场的相关秩序,如果不用罚款或少罚款的方式就能起到教育和引导的目的,就不应该首先扬起罚款的大棒不放,而是选用行政警告、说服教育等手段。不过还好,即便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做出了最终的行政处罚决定,但也不是最终的处理决定,还有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等救济手段可帮助方林富。

  期望杭州有关复议部门和讼诉部门,接下来能够在现有法律框架和人性执法惯例下,对“最好炒货”案最终做出决定前,能够更多站在行政执法合理化、人性化角度审视该案,合理合法合情地对该案作出处理,体现法律与人性、公平的相得益彰。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还有科技的变化。

  进入6月,漫天飞的促销红包、预售、定金、满减信息,预示着“618”年中大促即将来临。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